兩天內下沙派出所接到3起自殺警情,所幸結局都沒寫成悲劇

來源:錢江晚報 2019-04-17 11:47:47

浙江24小時-錢江晚報記者 楊漸 通訊員 邵軍

春天就是孩兒臉,晝夜溫差大,多變的天氣容易讓人產生情緒波動。前幾天,下沙派出所連續接到3起自殺警情,所幸民警及時救助,并未發生悲劇。

妻子產后抑郁

與丈夫吵架后揚言帶孩子去死

“我老婆剛剛和我發微信,說要帶著孩子去死,我現在正在趕回家的路上,你們快過來看看啊。”4月12日中午11點28分,下沙派出所接到沈先生報警,稱妻子在家中要自殺。

接到報警后,民警立即趕到現場。“房子前后門都被鎖上了,窗戶上也拉上了窗簾,她手里還拿著一把剪刀。”

經詢問,民警了解到沈先生的的妻子李某患有嚴重的產后抑郁癥,雖然一直在吃藥,但情緒時好時壞。“今年2月份,她就割過一次腕,幸好當時發現得及時。”

沈先生說,當天上午他因家庭瑣事與妻子發生了爭吵,后妻子突然打來電話稱要帶著孩子一起去死。“孩子才六個多月大,她現在情緒這么激動,我真的急死了。”

情況緊急,民警站在門外耐心勸解李某打開房門。

“你有什么問題,打開門說清楚,我們肯定會幫你的。”民警的勸說沒有打開李某的心結,她的情緒反而越發激動起來,“她就在那里大聲喊我們走,說再靠近就拿剪刀自殺,并把孩子從樓上扔下去。”

為了穩定李某的情緒,民警立即引導沈先生在前門與她進行溝通,同時安排社區工作人員在一旁協助。另一邊,則安排警力在后門做好隨時破門的準備。

苦口婆心勸說了5個多小時,李某的情緒終于平復下來,打開房門讓民警進入屋內。進入房間后,民警立即對李某與孩子進行檢查,確認兩人身體狀況并未大礙后,總算松了一口氣。

離開前,民警反復告誡沈先生,一定要照顧好妻兒,并及時帶李某去醫院治療,同時也叮囑社區工作人員平日多加關注。

網絡賭博欠下一百多萬

無力償還欲割腕自殺

就在民警趕赴現場處理沈先生的警情同時,當天中午11點35分,另外一通報警電話又打到了下沙派出所。

“我姐她被人帶著在網上賭博,欠了很多很多債。”報警人小方說,姐姐因沉迷賭博,欠下了一百多萬元的債務,因無力償還,丈夫與她離了婚,她一時沒想開便在出租房割腕自殺。

趕到出租房后,民警看到小方的姐姐阿蓉情緒低落地坐在床上,手腕上還有一道幾厘米長的傷口,地上還有不少血跡。

見此,民警立即上前對阿蓉的傷口進行簡單的包扎。所幸,經120急救醫生檢查,阿蓉手腕上的傷口并不深,也沒有生命危險。

耐心勸說后,阿蓉放棄了輕生的念頭,民警也叮囑小方,平日里要注意照看好姐姐,以免她再做出沖動的行為。

江邊巡邏聽到哭泣聲

一白衣女子站在江水中

除了這兩起自殺警情,4月15日下午2點多,下沙派出所民警在錢塘江邊巡邏時,還發現了一名想要輕生的女子。

“我們開著車沿著江堤巡邏,突然聽到附近有女人哭泣的聲音。”下車查看后,民警發現在九堡大橋向東300米處的江邊,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正站在江水中。“當時水漫過了她的膝蓋處,她站在水里捂著臉大哭。”

發現女子有輕生念頭后,民警立即靠近,嘗試與女子交流。“你怎么了?快回來,站在那里很危險。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難,不要擔心,我們會幫你想辦法的。”

看著面前的民警,女子不僅不聽勸,反而情緒激動揚言要跳入江中。“她不讓我們靠近,說再過去就往江中心走。”

現場情況危急,民警一面聯系社區警務室攜帶救生繩、救生圈前來增援,一面繼續對女子進行勸說,穩定其情緒。

就這樣,女子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,民警也距離她越來越近。趁著女子不備,民警沖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將人拉回至岸邊。

回到派出所后,女子的情緒仍然很低落。不管民警怎么開解,她都低著頭一言不發。

看著女子的鞋子都濕了,民警特意買了一雙拖鞋給她換上,并端來了一杯熱茶。

民警細致的關心,最終打動了女子,她告訴民警自己名叫小麗,因患有抑郁癥,情緒時好時壞,最近這段時間因夫妻感情不順,便產生了輕生的念頭。

了解到小麗的情況后,民警立即聯系小麗的丈夫盛某前來將小麗帶回家中照看。聽完民警的教育,盛某意識到自己平日里對妻子關心不夠,表示之后會照顧好妻子,并及時帶她去醫院治療。

點擊查看原文

相關鏈接

p3历史上今天